陝西渭南發現神祕芮國都城遺址和大墓

核心提示: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日前對外發布重大考古成果,陝西省渭南市澄城縣劉家窪遺址發現周代諸侯大墓,可確定該遺址為芮國後期都城遺址。至此,芮國這個在歷史上撲朔迷離的諸侯國的最後政治中心,經劉家窪遺址發掘得以確認,填補了芮國後期歷史的空白。

出土的芮公銅鼎。資料圖片

劉家窪墓地發掘現場。資料圖片

出土的金虎。資料圖片

出土的甬鍾。資料圖片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日前對外發布重大考古成果,陝西省渭南市澄城縣劉家窪遺址發現周代諸侯大墓,可確定該遺址為芮國後期都城遺址。至此,芮國這個在歷史上撲朔迷離的諸侯國的最後政治中心,經劉家窪遺址發掘得以確認,填補了芮國後期歷史的空白。

據瞭解,陝西省考古研究院劉家窪考古隊在這裏進行了兩年的勘探與發掘,在遺址東區中部位置,發現了一個面積10餘萬平方米的城址。考古隊在城址內採集到了陶鬲、盆、罐、豆、三足甕等春秋時期陶器殘片,還勘探出大量堆積的建築材料,以此判斷這裏在當時應該是高等級人羣居住區。

此外,在遺址的東、西兩區,通過勘探發現了密集的普通居民區和墓地,已確認的墓地有4處,共210餘座墓葬和多個車馬坑,其中有兩座帶墓道的“中”字形大墓(M1與M2),還有一座不帶墓道的大型墓葬(M3)。

兩座“中”字形大墓均遭嚴重盜擾,人骨不存,出土隨葬品眾多。

M1被盜後殘留各類隨葬品總計240件(組),重要的包括彩繪木俑、銅簋、2組10件編磬、2套殘存9件編鐘,銅鐸、漆木建鼓、鐵矛、大玉戈等。M2保存狀況相對較好,出土各類文物400件(組),主要有多件鼎、簋、盤,2套編鐘編磬,以及鍾虡、磬架,4件建鼓、1件陶壎。出土文物有1件疑似木質琴瑟類樂器,這種樂器此前在春秋時期的諸侯墓葬中並不多見。

據介紹,西周、春秋時期諸侯墓葬的樂器組合,基本都是青銅編鐘、石編磬一套。但劉家窪“中”字形大墓的樂器組合均為編鐘、編磬各兩套,並配有多件建鼓、銅鐃(鉦)、陶壎等樂器,M3中出土的是五鎛九鈕,這種組合是目前所知春秋早期墓葬出土樂懸制度中的最高級別。

M2大墓特別惹人注意的還有1件長2米,寬1.3米的三欄牀榻的遺存,四角加有青銅角飾,將中國使用牀榻的歷史提前到春秋早期。另有1件長約1.4米金首銅樽權杖,權杖頭上有精美的蟠螭紋。

據劉家窪考古隊領隊、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紀委書記種建榮介紹,杖既是一種生活用具,也是一種象徵身份和地位的裝飾品。我國曆代王朝,都有賜杖予老臣的慣例。不同身份的人,手杖的裝飾和長度都各不相同。戲曲中,皇家使用的“龍頭枴杖”,雖是道具,長度就和金杖差不多。“這個金的權杖頭,應該是我國迄今發現的唯一一件金的權杖頭。”種建榮説。

此外,兩座大墓出土大量車馬器、兵器與少量玉器。最關鍵的是,M2槨室東北角建鼓銅柱套上刻有“芮公作器”的銘文,下面的1件銅戈上有“芮行人”銘文。考古隊據此判斷,此墓主當為春秋早中期的一位芮國國君。

M3大墓經考古隊測量,其槨室與兩座“中”字形大墓槨室大小相當。獨特之處在於槨室四壁共有9個壁龕,每龕有一年輕女性殉葬。該墓雖然被盜,仍出土了豐富的隨葬器物。主要包括2件鑄有“芮公”的同銘銅鼎、五鎛九鈕的編鐘、大量的車馬器,以及罕見木格漆繪牆圍與1件漆器。但未發現任何兵器,考古隊因此推測M3的墓主可能為M2墓主芮公的夫人。

據此,考古隊結合遺址內的夯土建築、城牆、壕溝、陶範和製陶等手工遺存,以及墓葬形制、喪葬習俗等文化特徵,青銅器禮器組合形式,青銅器銘文等綜合分析,推測這裏應當是一處芮國後期的都城遺址及墓地。

從發現的210餘座墓葬中看出,墓主人應該既有芮公,也有中小貴族或平民,這些墓葬都屬於同時期的芮國墓葬。大墓出土的金首權杖、青銅鍑、鐵矛以及部分中、小型墓所出土螺旋狀金耳環、金手鐲等飾物,充溢着濃厚的北方草原文化氣息。“不同文化傳統、族系背景的居民共用同一墓地的現象,揭示了芮國後期民族、文化融合的真實圖景。”專家介紹。

劉家窪遺址位於陝西省澄城縣王莊鎮劉家窪村西的魯家河東岸塬邊,鄰溝而居,北距黃龍山約10公里。該遺址是2016年年底因被盜而發現的,追繳文物多達402件(組)。此後,經國家文物局批准,陝西省考古研究院與市、縣相關文博單位組成聯合考古隊,對遺址進行勘探和搶救性發掘。隨着考古工作的不斷推進,一個湮沒了千年的周代封國漸漸顯露真容。至此,繼韓城梁帶村芮國墓地之後,芮國後期的又一處都邑遺址被確認,這一考古發現對推動關中東部周代考古乃至周代歷史社會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

據專家解析,處於黃河與洛河之間的渭北黃土台塬帶的劉家窪遺址,是聯結北方與關中以及與中原的重要通道,宗周與晉來往的交通要衝,秦與三晉爭鋒的重點區域,地理位置關鍵而重要。這裏在西周屬於抵近王朝北部邊界的王畿地區,是王朝經略之地。東周時期則處於周戎之間、秦晉之交,民族融合、文化交流的前沿地帶。春秋時期,秦、晉長期在此交鋒。

來源: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