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建國:內戰與重建如何重鑄了美國憲法

核心提示: 我們當前的形勢突出了這樣一個事實,即我們的憲法權利比許多美國人認為的要脆弱得多,這也是本書的核心內容。權利可以獲得,也可以被剝奪,正如美國黑人在重建結束後所經歷的那樣。諸如自由和平等這樣的理想在本質上是有爭議的,我們對這些憲法修正案的理解將永遠是一項正在進行中的工作。我相信,這三條憲法修正案保留了未被使用的潛在權力,在不同的政治環境中,它們仍有可能以新的方式被用於促進所有人享有平等公民資格的重建願景,並推動美國成為一個更加公正的社會。

瞭解美國

這本小書不容錯過

普利策獎得主

歷史學名家方納

最新之作

《第二次建國:內戰與重建如何重鑄了美國憲法》

講述美國內戰和重建時期憲法修正案的故事

埃裏克•方納再一次做到了這一點:他的這部美國重建史學作品簡明扼要、研究透徹、文筆優美,記錄了美國法律與道德敏感性方面發生的一場革命。

——戴維·布賴特,耶魯大學歷史學教授

在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上,壓制選民、大規模監禁和威脅非法移民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是如何成為可能的?埃裏克·方納以其精深的重建史知識闡釋了美國內戰後這些具有變革意義的憲法修正案的歷史,並有力地論述了美國人圍繞其涵義開展的持續鬥爭。

——瑪莎·米諾,哈佛大學歷史學教授

通過集中研究重建時期的三條憲法修正案的歷史,方納做出了傑出的學術貢獻,展示了這些修正案如何幫助實現了原始憲法的民主承諾,但同時加劇了關於其意義的爭論的。

——《紐約時報》

方納教授的這部新著……是從憲政史的角度來討論重建史的研究,我相信,它將在美國學界引發新一輪的“方納熱”。

——王希,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美國賓州印第安納大學歷史系教授

何謂第二次建國

埃裏克·方納

內戰及隨後的重建構成了美國曆史上的關鍵時期。這場戰爭摧毀了奴隸制度,確保了聯邦的生存,並引發了奠定現代國家基礎的經濟和政治變革。重建期間,在奴隸制的廢墟上,美國進行了第一次建立一個平等主義社會的嘗試,儘管有缺陷,但在當時確實意義非凡。這些年間的一些問題,今天仍然困擾着美國社會,譬如巨大的財富不平等和權力不平等、恐怖主義暴力、激烈的種族主義等。

但是,或許這個時代最切實的遺產是對美國憲法所做的第十三條、第十四條和第十五條修正案。第十三條憲法修正案徹底廢除了奴隸制。第十四條憲法修正案確立了出生地公民資格原則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併力圖解決因戰爭而產生的關鍵問題,譬如南部同盟領導人的未來政治角色和南部同盟債務的償付。第十五條憲法修正案的目標是在這個重新獲得統一的國家確保黑人男性的選舉權。

與旨在讓前奴隸享有司法上的權利、投票權和自由出入公共場所,並保護他們免受暴力侵害的影響深遠的國會立法一起,重建憲法修正案大大增強了聯邦政府的權力,將定義公民權利的大部分權力從各州轉移到了聯邦。它們為每個個體美國人和聯邦國家之家構建了一種新型的憲法關係,並在締造世界上第一個跨種族民主的過程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這種民主下,僅僅在幾年前才擺脱奴隸制的人便行使了重要的政治權力。這三條憲法修正案的最後一項條款,都授權國會可立法實施各條規定,確保重建將是一個持續的過程,而不是一個轉瞬即逝的事件。這本身就是一個重大創新。《權利法案》沒有提到它所列舉的自由將如何得到實施和保護。

這些修正案則為聯邦憲法引入了“平等的法律保護”和“選舉權”(以及表示選舉資格的“男性”一詞,這讓當時的女權活動家感到憤怒)等字眼,它們既反映出、也增強了所有種族和背景的美國人的個人權利意識的新時代。變化如此之大,所以這些憲法修正案不能僅簡單地被看作是對既有結構的一種改變,而應當被認為是“第二次建國”,是一場“憲法革命”,用共和黨領袖卡爾·舒爾茨的話説,它們創造了一部全新的文獻,對黑人的地位和所有美國人的權利都進行了全新的界定。

中文版序

我很高興有機會向中國讀者介紹《第二次建國》這本書。我一直認為,兩個世界大國的人民越瞭解彼此的歷史,兩國關係的指導原則就越有可能是理解和相互尊重而不是敵視。此外,這本書的出版恰逢一個舉世矚目的歷史時刻。在美國,種族公正這個尚未完成的議程——也是本書的基本主題——最近變得更加迫切,這要歸功於數百萬美國人捲入其中的廣泛示威,他們抗議警察虐待黑人公民,以及更廣泛地抗議根深蒂固的種族不平等,這些不平等起源於美國的奴隸制,但一直持續到現在。

藉此機會,我想對《第二次建國》做一些解釋。這本書探討了美國憲法第十三條、第十四條、第十五條修正案的起源、制定、目標以及隨後圍繞其意義的爭論,這些修正案於1865年至1870年間獲得批准,即緊隨美國內戰之後。這些修正案既改變了聯邦憲法,也改變了美國社會。它們廢除了奴隸制,將出生地公民資格和法律面前不分種族一律平等的原則奉為憲法權利,確立了黑人的選舉權,並授權全國性政府保護所有這些規定。這些修正案從根本上改變了聯邦憲法,使聯邦憲法第一次成為保護個人權利不受各州侵犯的工具。它們使人們對平等的要求有可能以憲法的方式加以闡明。它們是我所稱的“大眾憲政主義”的廣泛熱潮的一部分。在這種熱潮中,有關憲法權利的辯論遠遠超出了法院和國會的範圍,進入了公眾集會,甚至是人們的家中。本書對這些憲法修正案的起源的探尋,是基於美國內戰前發展起來的對聯邦憲法的反奴隸制解釋,以及自由的美國黑人為獲得“有色人種公民”的承認並獲得白人享有的所有權利而進行的長期鬥爭。

我打算寫作重建時期批准的憲法修正案的想法早於當前的危機,甚至早於2016年唐納德·特朗普當選總統。多年來,我一直認為,聯邦最高法院對第十三條、第十四條和第十五條憲法修正案的解釋,是基於對起草和表決這些修正案的人的目的的狹隘理解。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最高法院還沒有完全放棄重建是一個重大錯誤的觀點,這一觀點如今被所有歷史學家所拋棄,但在四分之三世紀的時間裏,它在通俗和學術著作中佔據着主導地位。換句話説,最高法院沒有趕上歷史學術研究的腳步——今天的歷史研究著作認為,重建是在奴隸制的廢墟上創建跨種族民主的值得稱讚的努力。基於對那個時代的錯誤理解而做出的陳舊判決從未被推翻,仍然是當前司法判例的一部分。

與大多數著作一樣,本書也有許多目的。首先,它是一部歷史學術著作,突出強調了一個許多美國人並不熟悉的主題。它是對通常發表在法律期刊上的與美國的這些憲法修正案和權利史有關的文獻的介入。它也是對當前政治和司法解釋的評論,認為一種根植於歷史記錄,不同於今天盛行的解釋可以而且應該被重新發現。與重建和這些憲法修正案有關的核心議題仍然是當今美國的突出議題——誰有權享有公民資格?誰應當享有投票權?聯邦政府能否保護美國黑人免受暴力襲擊?如何克服奴隸制的種族主義遺產?

我們當前的形勢突出了這樣一個事實,即我們的憲法權利比許多美國人認為的要脆弱得多,這也是本書的核心內容。權利可以獲得,也可以被剝奪,正如美國黑人在重建結束後所經歷的那樣。諸如自由和平等這樣的理想在本質上是有爭議的,我們對這些憲法修正案的理解將永遠是一項正在進行中的工作。我相信,這三條憲法修正案保留了未被使用的潛在權力,在不同的政治環境中,它們仍有可能以新的方式被用於促進所有人享有平等公民資格的重建願景,並推動美國成為一個更加公正的社會。

埃裏克·方納

2020年7月

紐約市

來源:商務印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