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持久戰》的新時代迴響與史鑑價值

《論持久戰》的新時代迴響與史鑑價值

潘宏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論持久戰》的新時代迴響與史鑑價值

今年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週年。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這場戰爭“是正義和邪惡、光明和黑暗、進步和反動的大決戰”。這場戰爭徹底打敗了日本軍國主義侵略者,洗刷了近代以來中國抗擊外來侵略屢戰屢敗的民族恥辱,捍衞了中華民族五千多年發展的文明成果和人類和平事業,確立了中國在世界上的大國地位,開闢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中國人民14年堅苦卓絕的反侵略戰爭,促成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落地生根,作為中國抗戰指導理論的毛澤東思想走向成熟。1938年五月至六月間,在中國抗日戰爭的重要關頭,毛澤東發表了《論持久戰》這篇軍事著作,運用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深刻分析戰爭的形勢和特點,科學預見了戰爭前景和進程,明確指出勝利的道路和方法,回答了困擾人們思想的種種問題,對鼓舞全國人民必勝信心產生了重大影響。歷史是一本教科書,為我們提供了洞徹“所由出知何往”的政治智慧。習近平總書記在7月30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指出:“我們遇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強調要善於在危機中育新機、於變局中開新局。重温抗戰歷史,領會領袖重提持久戰深意,既是對抗戰勝利的最好紀念,更是新時代面對複雜鬥爭局面保持清醒的客觀需要。

  持久戰的理論特質:以弱勝強的戰略思維

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深刻闡述了中國抗日戰爭的性質和特點,指出“中日戰爭不是任何別的戰爭,乃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和帝國主義的日本之間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進行的一個決死的戰爭”。這是毛澤東分析抗戰形勢解決中國抗戰問題的基礎。日本法西斯要徹底滅亡中國使之成為它的獨佔殖民地,中華民族已沒有任何退路,唯有奮起抗戰才能贏得民族生存和國家獨立。中日雙方敵強我弱的特點,決定了中國只有採取持久戰戰略,通過長期戰爭不斷消耗和削弱日本,逐步改變敵我力量對比,才能取得最後勝利。毛澤東《論持久戰》抗戰雄文,有力駁斥了因戰而起的“亡國論”和“速戰論”對全民抗戰意志的干擾,科學預見了抗日戰爭必經的戰略防禦、戰略相持和戰略反攻階段,為抗戰勾畫出科學“路線圖”,對戰爭前景做出判斷給出結論:中國不會亡國,最後勝利是中國的,但中國也不能速勝,抗日戰爭是持久的。持久戰理論是毛澤東關於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人民軍隊土地革命戰爭經驗,以及全國抗戰前形勢矛盾運動規律的總結,充分體現了抗日戰爭以弱勝強戰略思維着眼全局、着眼長遠、着眼根本性問題的理論特點。

  持久戰的實踐精神:解決重大現實問題

《論持久戰》的撰寫是中國共產黨人高度理論自覺的產物。此前,毛澤東身體力行在延安組織了抗日戰爭研究會,專門研討抗戰重大戰略問題;組織克勞塞維茨《戰爭論》研究小組,系統研究西方軍事理論;毛澤東個人大量閲讀馬克思主義哲學著作和研究成果,厚植問題研究理論根基。 習近平同志做工作始終都是站在羣眾的立場看問題、想問題、作決策,設身處地為老百姓着想,贏得了羣眾的認可和信任。原正定縣委辦主任張五普説:“他待在辦公室的時候,特別是晚上,都是開着門,羣眾可以隨時找他談事。羣眾的來信來訪,他都認真對待,認真看材料,認真解決。”習近平同志還創新了問卷調查和現場接訪的調研方式,這在當時是個創舉。原正定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李亞平回憶説:“習書記帶着我們縣委的幹部、工作人員,特別選在正定縣城大集的時候,在大街上擺上桌子,來趕集的老百姓一從我們這裏經過,我們就主動遞給他們紙條,紙條上的內容就是調查問卷。”這種俯身向羣眾請教的方式,既瞭解了社情民意和羣眾訴求,又加強了黨羣幹羣的血肉聯繫,取得很好的效果。

  發揚民主、團結協作的高尚風範

團結是做好一切工作的前提,黨的各級領導班子作為地方工作的中堅力量、領導力量,班子的團結與否直接關係到黨的事業能否順利發展,甚至成敗。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懂團結是真聰明,會團結是真本領。團結出凝聚力,出戰鬥力,出新的生產力,也出幹部。”

很多人都記得,在習近平同志正定縣委辦公室中,掛着“周而不比,和而不同”八個大字。習近平同志在正定工作期間,剛剛從政起步,人年輕又是高幹子弟,但從不以自己是從北京下派的幹部自居,處處講團結,又善於團結同志,很短時間便贏得了大家的支持,縣委班子形成了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工作氛圍。據正定縣委常委會記錄員回憶,習近平同志講話,處理工作都嚴格按照民主集中制辦,尤其是民主發揮得特別充分。在會上,常委會的同志人人都要發表意見,有什麼看法都要當面提出來,最後習近平同志再把大家的意見彙總、做結論。原正定縣委組織部部長王玉廷説,習近平同志在正定的時候,也是他們班子最順當的時期,是全縣幹部心氣兒最高的時候,大家一心一意幹工作、搞建設,沒有半點兒歪門邪道,都是一呼百應,沒有一個搞派系的,沒有一個背後嘀嘀咕咕的。

  艱苦奮鬥、清正廉潔的人格操守

“只想着過舒適的生活,是平庸的追求。我是準備入‘苦海’的。”習近平同志從小就接受春雨一樣革命家風的薰陶,不僅在工作上“勤以為常”,在生活上也“習以為苦”。一輛“二八”自行車是他下鄉使用率最高的交通工具;一套半舊綠軍裝、半舊軍被、打了多處補丁的褥子,成了他不離不棄的“夥伴”。他習慣和大家一起排隊吃食堂“大鍋飯”,一起蹲在樹下吃飯聊天;去調研或者開會趕不上機關食堂的飯點,他就湊合吃一些食堂剩下的涼饅頭和鹹菜。在他的一間10多平方米的宿舍裏,條件也是異常簡陋……習近平苦以勵志、儉以養德的生動細節,令人深受觸動。

為官之德,在於清廉。守紀律、講規矩,不搞特殊是習近平一貫堅持的原則。他在1983年和1984年一共出台了11個文件,第一個就是從縣委常委會成員自身做起的《關於改進領導作風的幾項規定》。原正定縣委副書記呂玉蘭的丈夫江山説:“習近平同志的家在北京,人在正定工作,到北京開會、辦公事,他每年都要來回往返五六趟,但他一趟車費都沒有報銷過,都是自己拿錢買車票。”原正定縣縣長程寶懷説:“近平同志做人做事有一個很鮮明特點,就是他能做到嚴以修身,言行一致。為了振興正定,他帶頭苦幹,親力親為,他在正定經常講:‘表態不如表率,身教勝於言教’。”在正定工作3年多,習近平同志始終做到公私分明,從不佔公家一分錢的便宜。作為縣委書記,無論是陪客調研還是下鄉吃飯,他都堅持交納飯費。很多同事評價説:“近平同志平易近人,不是表面文章,而是時時刻刻都這麼做到。”

艱苦奮鬥、光明磊落、坦蕩無私,是共產黨人的光輝品格,也是黨員幹部應該錘鍊的品質修養。今天,我們學習《習近平在正定》,就要向習近平總書記學習、向習近平總書記看齊,學習他勤政為民的政治品格、清廉自守的崇高人格,永遠保持對人民的赤子之心,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不懈奮鬥。

(作者系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常委、自治區人民政府常務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