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圖書為啥火?

核心提示: 在中國,加繆的《鼠疫》、加西亞·馬爾克斯的《霍亂時期的愛情》、理查德·普雷斯頓的《血疫——埃博拉的故事》佔據了當當熱銷電子書top20的3個席位。出版社快速做出反應,上海譯文出版社加印5萬冊《鼠疫》,《血疫》也加印了5萬冊。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與疫情有關的虛構和非虛構作品,引起了讀者的熱切關注。

畢淑敏以2003年非典為背景創作的長篇小説《花冠病毒》一度登上熱搜,在舊書市場其價格更是一路攀升。在京東圖書,它的二手書價格高達兩三百元,其2012年2月首印版在孔夫子舊書網最高喊價已達800元。

2020年春天,法國出版界突然發現,法國文學家加繆的著名小説《鼠疫》銷量突然上升,比去年同期翻了好幾倍。在中國,加繆的《鼠疫》、加西亞·馬爾克斯的《霍亂時期的愛情》、理查德·普雷斯頓的《血疫——埃博拉的故事》佔據了當當熱銷電子書top20的3個席位。

出版社快速做出反應,上海譯文出版社加印5萬冊《鼠疫》,《血疫》也加印了5萬冊。

疫情文學不僅出現在各類推薦書單中,媒體對相關內容的引用,也提高了這些書的曝光度。而讀者身處疫情之中,自然十分關心這樣切身的話題,疫情文學閲讀成為這個時期特殊的文化現象。

人在什麼時候最渴望閲讀?面臨時代的危機、人生的危機、生活的危機乃至心靈的危機,最容易激發我們閲讀的熱情。

危機中,現實讓人感到無奈、焦慮、孤獨乃至不幸,容易產生蕭瑟、落寞的心境。而藝術、詩歌和愛能夠觸及內心世界,由此產生的擴展到人類範疇的思考、情感會帶來心靈的平和與自信。

馬爾克斯在《霍亂時期的愛情》中説:“哪裏有恐懼,哪裏就有愛。”温暖、悲憫、堅定,這些人類的美德和精神品質,成為我們共克時艱、戰勝病魔的力量。

在疫情初期重讀《鼠疫》的科幻作家陳楸帆説,人們可從書中所記述的大瘟疫中汲取力量和經驗教訓,進而反思自己的生活。

在長期的歷史演變中,人類被一些相近的難題和危機所困,有着相同或相似的需求和渴望,也積累了很多應對的共同經驗和智慧。這些共同經驗、智慧和啓示,就積澱、保留和貯存在優秀人文作品之中。

袁躍興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